当前位置:中国科学技术部 > “我站在路口,我就是路标!”在患者和医院之间,打通一条条生命通道

“我站在路口,我就是路标!”在患者和医院之间,打通一条条生命通道

  2月18日傍晚,湖北省武汉市检察院医疗救治督导组成员邓亮在通向雷神山医院的路口,焦急地等待着。两个多小时前,一组组长涂小平从医院内传来讯息:“病区准备就绪,开始转运!”为了让自己所处的位置更加醒目,他打开应急灯。

  2月18日傍晚,湖北省武汉市检察院医疗救治督导组成员邓亮在通向雷神山医院的路口,焦急地等待着。两个多小时前,一组组长涂小平从医院内传来讯息:“病区准备就绪,开始转运!”为了让自己所处的位置更加醒目,他打开应急灯。

  晚7时许,西北方向来了车辆——是转运车队!邓亮在奋力打着手势的同时,在武昌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的微信工作群里用语音呼喊:“我站在路口,我就是路标!我就是路标!”在邓亮的引导下,一辆辆载着病人的转运车,有序驶入雷神山医院,200名新冠肺炎患者被陆续收治。

邓亮(后)在医院核对重症人员名单

  这是武汉市检察院医疗救治督导组工作的一个缩影。连日来,督导组的15名成员争分夺秒,构筑起新冠肺炎患者和医院之间的一条条快车道。

  6天时间腾转700余张病床

  1月底,武汉疫情持续高发,医疗资源极度紧缺,各个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一床难求”。2月2日,武汉市检察院接到市委政法委通知,全市政法战线由政法委牵头成立定点医院病床周转督导组,请该院立即抽调精干力量组成武汉市检察院医疗救治督导组,投入疫情防控一线。

武汉市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陈重喜(左四)在给督导组成员布置工作

  “疫情就是命令,我们马上落实!”武汉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陈重喜义不容辞领受任务。该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彭胜坤也当即表示全力支持,第一批6名检察干警连夜集结。

  疫情来势汹汹,病床就是患者的生命线。督导组接到的第一项任务就是督导武汉市洪山、江夏两个辖区的6家定点医院加快病床周转,提高医院收治率。第二天天刚亮,他们就赶赴各定点医院实地摸排,了解病床底数,掌握使用情况,为符合出院条件的病患加快办理出院手续,协调确诊轻症患者转运到方舱医院治疗。

  随着疫情防控进展,督导组的任务范围扩展至武昌、青山、东湖高新等整个江南片区。6名成员分为3个小组,马不停蹄地转战于6个辖区的防控指挥部、卫健局,深入10家定点医院开展摸排,统计分析病床流转情况,向指挥部提供最真实的基础数据,为上级决策提供第一手资料。 通过督促各定点医院采取加床、挤床、安排轻症患者转院等措施,6天时间里共加速腾出周转病床700余张。

  在患者和医院之间架起桥梁

  2月8日,中央指导组在武汉发出动员令,不折不扣落实“四类人员”分类集中管理措施,切实推进“应收尽收、不漏一人”。当日22时,武汉市指挥部下达任务:自2月9日起,未入院治疗的重症患者要全部收入定点医院。督导组所有成员连夜从家、从办公室赶赴各区指挥部。

小组成员在指挥部了解情况

  “不仅要当好‘督导员’,还要做好‘通信员’‘调度员’和‘服务员’,及时向市指挥部报告转运进度,及时指导各区调整转运批次、人数和去向,及时解决转运中的困难,做好服务保障。要发挥党员干部的先锋模范作用,坚决贯彻党中央精神,在患者和医院之间架起桥梁,确保转运收治任务不折不扣落实。”出发路上,督导组组长兼临时党支部书记陈重喜在工作群里鼓励大家。

  “武昌转运同济光谷34人名单审核通过没有?”“中医院光谷院区收治是否准备好?几点可以开舱?”“三医院接收青山第一批已完成,第二批可以出发!”……从9日凌晨起,江南片区各指挥部里,电话铃声此起彼伏,督导组同志们手里的电话一刻也没有放下,无数次的联系、沟通、协调,在各指挥部和定点医院的上空织出一张信息网,帮助病人以最快的速度得到救治。

  经过连续32小时的高速协作,10日凌晨5时,江南片区第一批转运419人的计划基本完成。直至此时,成员们才敢放松紧绷的神经,稍事休息。早上8时,当指挥部微信群里新一天的任务传来,大家揉揉布满血丝的双眼,搓搓压麻的脸颊,继续投入战斗。

  决不能让病人在风雪中等待

  2月15日,寒潮。当天,洪山区的重症患者转运任务高达227人。该辖区面积大、患者分散,转运起来耗时久,再加上天气恶劣,何时能让所有病人都住进医院是个未知数。为了协调解决,三组组长陈砚龙已记不清打了多少通电话。眼看所有批次的患者陆续到达医院,前方带队同志反馈:人是都送到了,但是等着医院收治的患者队伍都排到大门外了。

陈砚龙(左二)被抽调进督导组之前,下沉社区

  “这样的天气,正常人在外面久了都扛不住,病人身体虚弱,决不能让他们在风雪中等待!”他赶紧联系市指挥部请求协调——请医院简化收治手续,只要身份证和接收名单上一致,就立即安排患者入院,其余信息由资料组后续联系完善。“先入院、后办理”的措施迅速打通生命通道。晚11时许,接到最后一位患者入院的消息后,陈砚龙长长舒了一口气。

  风雪交加的两天里,二组成员们的心,也一次次被提到嗓子眼儿……

沈叙(左一)和李海虹(右一)在指挥部沟通协调

  2月14日那天,青山区的转运任务也很重。王保杰和组长李海虹与区指挥部的同志们共同调度,将140名患者分5个批次向雷神山医院转运,直到夜里23时16分,患者才全部送达。当李海虹再次联系转运前方了解收治进度时,带队的青山区副区长乔晓虹在电话里大声回复:“医院床位不足,有16名重症患者无法收治。”焦急的声音在指挥部回荡。

  情况紧急!这16名重症患者已经在路上耽搁了太久,病情随时可能恶化,必须立即转入其他医院。李海虹果断发出指令:“卫健局立即上报,市指挥部我来协调,请乔区长安抚好病人情绪,做好转院准备。”挂上电话,她立即向市指挥部紧急求助,申请将这16名病人转入就近医院。通过调度,三分钟后传来答复,将16名患者转入距离最近的省中医院光谷院区。李海虹立即拨打医院电话,对接患者名单,简化入院手续,引导行车路线。

  2月15日凌晨2时20分,乔晓虹发来消息:“已到中医院,16名病人已安全入院!感谢督导组的支持!”这一刻,他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只要能让疫情早一刻结束”

  “第一批24名患者已转运,第二批还有30名。”2月10日晚8时,56岁的法警杜景书还在洪山区指挥部忙着协调转运。他边报数据,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救人是十万火急的事,我一定不能掉链子。”当晚,他忙到次日凌晨1点多才回家。即使有时早一点,看到最疼爱的外孙女高兴地跑出来迎接,他也应一声就赶紧躲进储藏室自我隔离。

柳立清(左一)与杜景书(右一)在领任务

  不管前一天工作到多晚,柳立清每天都会在指挥部任务下达之前早早地赶到武昌区指挥部,与区指挥部的同志们一起分析疫情数据、确定转运名单、申请病床指标。

厉红正加班加点地工作

  担心把病毒带回家,20多天来,干警厉红一直住在单位。厉红没敢跟家人说自己去医院协调床位腾退、病人转运,只是解释晚上忙得晚,早上又出发早,住单位方便。他说:“家人会理解我的。我曾是一名军人,有些事是骨子里的必然选择,只要能让疫情早一刻结束,我会十倍努力!”

  当被问到是否怕自己被感染,干警沈叙说:“一开始会有点怕,但走到一线后根本不会再想这些,看到自己的工作真的可以挽救生命,只会想着怎么才能做得更好。”他始终记得,通过他们的不懈努力,15名来自养老院、生活不能自理的高龄病患,最终全部住进医院得到救治。

张靖深入一线参与督导协调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每天晚上,干警张靖都会拍一张夜景,配上诗句发到朋友圈,给家人朋友报平安。自督导组成立以来,哪个医院的收治任务重,他们组就去哪个医院现场督导。为了不影响家人,也方便有空的时候可以看案卷,熟悉案情,从2月9日起他一直住在单位。张靖的妻子一直以为他只是下沉社区做防疫工作,直到有一天看到单位发的微信文章,才知道他已经去了抗疫“最前线”。那天晚上,当他开车回到院里,一看手机上有十几个妻子的未接来电,赶紧回拨视频通话过去,妻子一看见他就哭了。

王丹现场协调转运当晚最后一车病人

  张靖的同事王丹,这些天说得最多的词是“辛苦”,但不是指自己,是向他接触的每一个医护人员。“他们才是走在危险钢丝上的人,和他们相比,我做的这些都不算啥。”

王俊(中)一心为了把后勤保障工作搞好

  不管督导组去哪个医院,常常跟随而至的,是负责后勤保障的王俊。特殊时期,吃饭不方便,为了保护好在一线的同事,他每天开车东奔西跑,送饭、送防护物资……20多天,行车3000多公里。

谢兵在工作现场

  而有的督导组成员,还默默忍受着生离死别之痛。干警谢兵进了督导组就一直忙得没回家。2月20日得知母亲生病,他赶紧请假回家把母亲送进医院。可病情发展太快,当天晚上抢救无效,母亲还是走了。离家前看了母亲还好好的,再见却成永别……

  “哪个环节不够快,我们就奔向哪里”

  2月14日8时30分,督导组收到信息:武汉市第三医院首义院区氧气瓶不够,完成当日收治任务有困难。火速赶往医院后,组长林江发现,医院的新病区是连夜改造出来的,除了治疗的关键物资氧气瓶外,还有很多设施都不健全。他立即联系负责当日收治任务的青山区、武昌区领导来现场解决。经过协调,青山区带队区长保证下午安排武钢集团支援100个氧气瓶,毛巾、脸盆、暖水瓶等物资由青山区调拨,病区还没完成的改造工作由武昌区安排装饰公司包施工包材料。

  让医院发愁的难题迎刃而解,原定于17时开始的收治提前了5个多小时。看着一个个患者陆续入院,督导组的同志们内心很高兴,“能够让病人少点等待,早一点住进医院,我们很欣慰。”

  2月18日,转运雷神山医院200人的任务下达。大家眉头一紧,雷神山医院一直在边建设边收治,病床底数不清,且还有收治手续多、基础疾病患者和高龄患者收治难等问题。“必须打通梗阻,完成收治任务!”陈重喜神情凝重,把目光投向一组组长涂小平。“明白!”涂小平迅速带领组员邓亮登车出发,向雷神山医院飞驰。

  陈重喜(左)、林江(中)、涂小平(右)在商量救治督导工作

  在等待和院方沟通的间隙,涂小平主动帮助医院解决了1名出院患者无人接送的困难,赢得了院方的信任。经沟通协商,就患者收治条件、转运批次和人数等影响收治效率的问题,与医院达成一致意见,加深了彼此间的理解、信任与支持。随后,医务处处长亲自督促病区做好收治准备,为加快收治速度,同时开放3个收治通道,简化收治手续, 200名患者于当晚全部收治入院,实现了零排队、零拒收、零投诉。

  “哪个环节不够快,我们就奔向哪里!”陈重喜告诉记者,截至目前,武汉市检察院医疗救治督导组共督导协调江南片区向定点医院转运重症、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4309人,协调江南片区18家定点医院收治患者2454人。

【编辑:田博群】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