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科学技术部 > 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原来坚持真的会有奇迹!|天使日记

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原来坚持真的会有奇迹!|天使日记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有这样一群和死神赛跑的人,他们是父母,是妻子,是丈夫,是儿女……但在疫情面前,他们是身着白衣战袍的“天使”。中国之声《天使日记》第三十五篇,记录“白衣天使”们的工作日常,捕捉“战疫”最前线的点滴感动。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有这样一群和死神赛跑的人,他们是父母,是妻子,是丈夫,是儿女……但在疫情面前,他们是身着白衣战袍的“天使”。中国之声《天使日记》第三十五篇,记录“白衣天使”们的工作日常,捕捉“战疫”最前线的点滴感动。

  2020年3月2日 武汉 天气小雨

  我是武汉市肺科医院糖尿病合并结核病病区的护士李兵,自抗疫战斗打响以来,一直战斗在一线。2月11日,我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住进了十楼进行治疗和观察。

  我的病房住进了一位高龄重症感染者。这位奶奶需用高鼻氧疗法,可她总是控制不住的要去拿掉鼻导管。在我出院的前一天晚上,是我的同事朱陈燕的夜班。睡梦中,我模糊的感觉到朱陈燕轻巧的脚步一次次的进入病房,停在老奶奶的床边,轻柔地帮奶奶戴好鼻导管,小声地劝阻她不要拿掉鼻导管,一遍遍告诉她氧疗对她的重要性。

  天亮了,旁边加床的一位婆婆说“小姑娘真不错!一晚上,不到三十分钟就来一趟。轻言细语的劝老太太,自己家人都做不到啊!”

  今天是我居家隔离的第十三天,待隔离结束后,我还会申请回到前线,跟我的战友并肩作战,直到取得这场战役的最后胜利。

  2020年3月2日 武汉 天气小雨

  我是武汉市汉口医院血液净化室的护士舒曼,今天是我参加抗疫的第39天。2月6日,我们医院被确定为新冠肺炎患者血透定点医院,专门收治那些需要透析的新冠肺炎患者。很多患者一周需要到三次透析,我们每天都是满负荷运转。

  今天一早,我们收治了一位90岁高龄有着12年透龄的黄大爷。入院时,他的心率只有44次/分,血钾7.3mmol/L,生命垂危。而黄大爷年龄偏大,心肺功能很差,基础疾病又多,多种原因导致用来做透析的生命线-内瘘已经闭塞,不能透析,需要紧急插管。医生不顾插管带来的感染风险,立即为黄大爷实施了股静脉置管术,随后黄大爷顺利地进行了血液净化,病情稳定下来。

  2020年3月2日 武汉 天气小雨

  我是四川广元市中心医院ICU护士何琼。今天,是我支援武汉红十字会医院的35天。在ICU见惯了生死的我,在这里发生的每件事都直击我心底,每每想起,鼻子总是泛酸。

  “医生,我会不会死”,这是我收的一位40来岁重症患者阿姨,尽管呼吸困难,费力向我讲的第一句话。“医生,你别走,拉着我的手,我才有安全感”,60来岁重症患者阿姨,再三地让我拉着她的手。“医生,我可能活不久了,你稍闲一点的时候,就来看看我吧,我想我孙女。”这是来自一位70来岁的爷爷,戴着无创呼吸机,一个字一个字咬着牙说出来的。我在想,等战疫结束我一定去看一下我是不是有鼻炎,不然怎么老是泛酸。

  前几天,一位60来岁的叔叔,氧合持续下降,我看到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要流逝,而我能做的就是给予翻身侧卧。由于没有多余的枕头,患者本身也没有力气,我就一手撑着患者,一手撑在墙上,维持半个小时以上,我看到氧合从64%上升到86%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什么模糊了我的视线,原来坚持真的就会有奇迹。

  一个班短暂的几个小时,我的步数可以达到上万,防护服里的我,靠着一股信念在支撑……有人问我:“后悔吗?”我坚定的回答:“我不来,会后悔一辈子。”

  2020年3月2日 湖北随州 天气多云

  我是江西省萍乡上栗县人民医院的医生陈抚平,今天是我来到随州中心医院支援的第26天。

  在ICU,死亡似乎就在不远的某个看不见的角落虎视眈眈着。而作为ICU的医生,我们竭尽全力跟死神抢人。

  我所在的重症科收治有11个重症患者,其中10个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1个面罩高流量给氧。患者由于呼吸急促,躁动不安,医疗护理操作很困难。插管的患者也容易因躁动导致血液、体液、分泌物飞溅增加医护感染风险。我们能近距离的深切感受到面罩下重症患者那种恐惧、焦虑、无助的眼神,那种对求生的渴望。

  有一位患者刘奶奶,在经过我们的治疗后病情稳定了很多。我耐心地鼓励她进行咳嗽、吞咽及肢体功能锻炼,一口一口给她喂食。刘奶奶和我说,她有一个小小的心愿,相处这些天,她却只记住了我的眼睛,出院之前,她想看看我长什么样子。

  2020年3月2日 湖北黄石 天气多云

  我是来自江苏南通大学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张佳佳,今天是我来黄石抗击疫情的第21天。

  我所在的是重症监护病房,目前有13名危重症病人。上午十一点,我需要为已经俯卧位通气16小时的患者翻身。由于他们身上的管道比较多,为了保证患者安全,这项看似简单的操作需要5个人进行。为患者吸完痰,我站在床头负责气管插管及呼吸机管路的固定;第二名队友站在左侧床头,负责患者的胃管以及监护仪导联线的放置;第三名队友站在左侧床尾负责导尿管及输液导管的放置;第四名队友站在右侧床头负责颈部中心静脉管道的放置;第五名队友站在右侧的床尾负责股动脉置管的放置。李卿主任在旁密切监测患者的生命体征,并发号施令:“翻!”大家齐心协力、一气呵成。

  为病人翻身后,我又开始重新固定各种导管,并用手轻轻按摩患者被压红的皮肤,涂上皮肤保护膜,用柔软的枕头垫在患者的受压部位进行减压。

  下班了,回到驻地,进行消杀处理后的我一口气喝完整整一瓶透心凉的雪碧,感觉自己又满血复活了!

  2020年3月2日 湖北孝感云梦 天气阴

  我是孝感市云梦县人民医院手术室的护士邓汝琴,今天是我投入到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第29天,一直在新冠重症ICU病房。

  ICU重症监护室是一个密闭空间,由于病情特殊,不能开空调,不能开换气。我们每天穿着厚厚防护服进去病房,协助医生做好各种治疗,时刻关注病人。

  记得那是一个中班,2床的患者大便之后突发意识障碍和氧饱和度急骤下降,大家立即组织抢救,经过抢救,病人的氧合开始上升,将病人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当时那种欣喜之情简直无法形容。

  2020年3月2日 武汉 天气小雨

  我是雄安新区雄县医院呼吸内科护士长张梓雯,这是我来到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重症监护室工作的第七天。

  16床的李叔叔是一名幼儿园校车司机,虽然只有50多岁,但病情严重,一开始根本不能独自下床、吃饭。那天我准备给他喂饭,他很高兴的冲我笑了笑说:“姑娘我感觉好多了,你让我试一试自己吃饭吧,你去照顾别的更重的病人吧。”说完他吃劲地坐起来。在那一刻,我们所有的护士都特别的开心。

  李叔叔知道我来自雄安新区,就向我打听雄安的好多事儿。我告诉他,快快好起来,欢迎去雄安走走看看。现在,他已经能下床走路了,一天比一天好,祝福他。

  2020年3月2日 武汉 天气小雨

  我是来自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医院的护士于秀微,我们投入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开展护理工作已经有27天了。

  前几天,一位患者姐姐痛经发作,住院匆忙,个人卫生用品又带的不足。我为她准备了一些暖宝宝、卫生用品,想趁她睡着时放在她床边,可还是被她发现了。通过聊天,我知道,她和我一样是同济医院战斗在抗疫一线的一名护士。她与死神握了一次手,却仍积极乐观地面对,她说要尽快康复,要献血清,要尽早返岗继续工作。

  现在,每天都有患者从我所在的疗区康复出院,收治情况也从“人等床”变成了“床等人”。我能感受到,胜利的曙光就要来了。

  总台央广记者:谭朕、张晶、凌姝、贾宜超、杨守华、李竟成、于中涛、孟晓光、陈庆滨、夏震宇、贾立梁、任磊萍、韩民权、姚东明、谢元森、范存宝、苑竞玮、李凡

  江西台李先 江苏台祖名 河南台王淑洁、杨芬、刘佳 宜春台傅佩珊 抚州台范闰平 萍乡台谭小娟 云梦台吴小平 【编辑:田博群】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